註意:本站屬於成人級,如果您未滿18歲請速離開,為了您的學業與健康成長,謝謝合作! 在線留言 - E-mail
本站:【免費】 【安全】【無毒】提供妳最好的免費色情片!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其它 < 火車上的姐妹花

火車上的姐妹花

有一種女人人見人愛。



不是高雅的那種,會令男人仰之高不敢出手,也不是豔俗的那種,叫男人怕

被胭脂粉粘住了甩不脫。



是那種把商店打折的時裝十分得體的穿在身上,嘻嘻哈哈地很少有算計別人

的心腸,健康而有曲線美,很生動的漂亮著,總有那麼點小小的叫人不甚討厭的

矯情,發點小脾氣也是秀色可餐的過眼雲煙的女人。



她們是地地道道的小家碧玉,那年齡也恰是不設防的年輕,這樣的女人最容

易讓男人去朦朦地覬覦。



我的對面就坐著一對這樣的女人,從外表上看像是一對姐妹,不久這個想法

就得到了證實。



隨著火車緩緩的啟動,站上的喧譁聲漸漸的遠去,鬱悶和煩躁的氣氛籠罩著

車廂,時間真難熬。



兩雙美麗的眼睛有些茫然的盯著車外,臉上掛著一絲的憂慮,看著使人心生

憐意。



小姐,對不起,恕我冒昧,你們好像有心思。



我主動地跟她們瘩茬。



她倆有些驚異的回過頭了,齊聲道:啊,不,先生你誤會了,我們只是走了

神。



開了個頭,一會兒便熟絡了,天南海北的侃了起來,她們果然是姐妹,而且

都在市郊的一個集體企業上班,這一年來由於生孩子都在家呆著,丈夫的單位都

不景氣,一年難發足工資,姐妹倆看這也不是辦法,便一起相約南下打工,說到

打工時兩人的臉頰上都微微的泛起了紅暈,莫樣兒煞是可愛。



我剛結婚不久,對男女之事正是上癮之時,平時工作忙,全國各地到處跑,

夫妻在家的時間很少,禁慾的厲害,看著她倆那嬌俏的模樣,實在是心癢難耐,

下身不爭氣的搭起了帳篷,只好轉移話題,談起自己的事來,我剛上班一年,由

於是學校畢業,一年後轉正就是中級職稱,這次去南方出差,考察同行廠家的一

些設備。



江城真是火爐,雖然是秋天,可是天氣還十分熱,火車上更是悶熱,姐妹倆

都是夏天的裝束,粉紅色的繡花襯衣和黑色的裙子,腿上是肉色的長襪,腳上穿

著褐色的高跟鞋,兩人穿的一模一樣。



你們真漂亮,簡直就像一對雙胞胎。



我由衷的讚美道,可能是不習慣這樣直接的讚揚,姐妹倆的臉一下子都紅了,

倆人吶吶的說不出話來。



過了半響年紀大的一個才冒出一句:先生,你也挺瀟灑的。



我心裡暗暗好笑,這倆妞可真是嫩雛,一點事都莫不開,真是一對小家碧玉,

一時間慾火又升了起來,人不風流枉少年,這年頭這樣的美妞到那去找,一定要

弄上手,可是也沒想到什麼好的辦法,只好先胡聊一陣再說。



那姐姐說的不錯,我這人是標準個兒,1.77米不高不矮,人也長的還算耐看,

在學校就十分喜歡鍛鍊,身體很健壯。



黑色的西褲,雪白的襯衣加淺黑色的領帶,看上去還真瀟灑。



我叫秀芳,我妹妹叫秀絹。



聊了半天,姐姐才告訴我她們的姓名,她們高中畢業,工作是縫紉,別人裁

好的料,她們用縫紉機縫,此外再也沒作過別的。



我看著她們道:你倆的勇氣實在可嘉,沒有什麼專業技能就敢去打工,我搞

了一年的技術還不敢去,真令人佩服這股創勁。



倆人聽到這裡臉又是一紅,憂慮的神色浮現在臉上。



這樣吧,我那邊有些同學,我把位址和工作單位寫給你們,有需要可以去找

他們。



我不斷的討好著,倆人連聲道謝,拿出紙來。



我一邊寫一邊道:我曾想去打工,所以瞭解些廠家招聘方法,我告訴你們些

規矩吧。



接下來我給她們講了些應聘時的注意事項,她倆聽的津津有味。



我突然話鋒一轉,一臉嚴肅的道:還有些注意的事項,特別是像你們這樣的

漂亮女孩,現在有些廠家,專門問一些女孩的私事,還有些不好啟齒的問題。



還有這樣的事,問些無關工作的事有啥用。



妹妹有些天真而又不解的問。



我也不知為什麼,你看報紙沒,有些招聘人員專門問女孩的性能力,房事和

不和諧,還有性取向等等讓人難以啟齒的問題。



姐妹倆聽的有些不知所措,你望我我望望你,一時間氣氛尷尬起來。



車上的人不多,我的旁邊的位置還是空著的。



午餐的叫賣聲,打破了我們之間的沉悶氣氛,列車員推著滿載盒飯的餐車走

來,列車上的盒飯實在差勁,5-10元的根本沒法吃,我問有沒有好點的,她說有

50元的炒菜,兩葷一素一湯,我要了一份,又要了三瓶啤酒。



倆人一起攔阻起來,都要自己付款,又說不用這麼貴的,我只好站起來勸道

:你們都別客氣,能碰到一起是緣分,50元一點都不貴。



好說歹說把她們勸住了,可菜上來時又扯了起來,倆人都說不會喝酒,要把

酒退掉,列車員十分幫忙說拿來了不能退,我只好又止住了她們道:酒是不能退

了,這樣吧我喝一瓶,你倆共一瓶,留一瓶晚餐,再扯的話就是看不起人拉。



好不容易吃上了午餐,麻煩的事又來了。



火車的行進本來就顛簸,正好又碰到轉彎,整個車廂震動很大,姐妹倆前的

酒杯都震倒了,酒水潑了倆人一身,倆人忙掏出手絹擦了起來,我面前的筷子也

震落在地上,連忙府下身去檢,剛一低頭就見兩雙美腿在眼前晃動著,看得我不

由得慾火上竄,一時間什麼都忘了,在倆人的小腿上使勁的摸了兩把。



啊……啊!



在兩人的尖叫聲中我坐了上來,兩人紅著臉,狠狠的盯著我,像是要發火可

最終沒發出來。



看著倆人一動也不動筷子,我心理涼了半截,只好硬著頭皮,邊罵著自己邊

勸了起來,嘴都說幹了,還沒有作用,正當我感到絕望時,姐姐俯身在妹妹耳邊

不知說了些什麼,倆人繃著臉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良家婦女有良家婦女的麻煩,那就是過於敏感了,雖然車上的人不多,可是

鬧僵起來也不好辦,我苦腦的無計可施,只好眯著眼打盹,不久竟聽見姐姐秀芳

在叫我,先生……先生……。



我坐了起來,能不能,騰個位置,我妹妹困了,想睡一下。



當然沒問題,我立馬站了起來,準備到別處找位,姐姐輕嘆了一聲,對我道

:就坐我邊上吧。



你不睡。



我隨口問道,我睡不著。



說完不再理我,呆呆的凝視著窗外。



窗外光線把她的面頰映射的幾近透明,細小的汗珠掛在額頭,潔白的臉龐顯

示主人的青純,微蹙的眉頭卻流露出主人的憂慮,我看著凝視著窗外的美麗女人,

恍然間好像看到了她內興深處,她正在為即將到來的打工生涯而擔憂,一股伶憫

之情湧上心頭,我輕輕的道:不要擔心,一切事都會好起來的。



她看了看小睡的妹妹一眼,滿臉憂愁的道:當時的一時衝動,現在才有些害

怕,不知以後怎麼辦。



車到山前必有路,你要放寬心,這個世界總要給人條活路的,只要自己不灰

心,保持努力向上的信心,天無絕人之路的。



我反覆耐心的勸著她,雖然我自己並不相信這一套,可是我知道女人們最信

這些套話,女人是最需要哄的,仇敵或為知心朋友,關鍵看你能否說動她。



我們小聲的談論著,我儘量順著她的性子,不住的勸她和鼓勵她,她的神情

有些好轉,看了我一眼,低聲說了句:謝謝你,先生。



我笑著搖頭道:不客氣,別叫我先生了,我姓甯叫寧翔,叫我寧翔吧,小翔

也行。



小翔,謝謝你,唉!



外面的世界是怎樣我也聽說過,很難啊。



說著說著好像很軟弱的靠在了椅背上,我俯上前右手抓住她擱在桌的雙手,

秀芳姐,不想這些不高興事了,我們說點別的,她的身子一震,想要推開我的手,

我握的很緊,她掙了一會沒掙脫,猶豫了一下,停止了動作,對說道: 小翔,

這樣不好,我不是你想的那種人,她說到這裡又哎的一聲嘆了口氣。



我握她的手用了力道,讓她的身子轉向我,裝著嚴肅的樣子道:秀芳姐,你

別誤會,我也不是你想的那種人,說完放開了她的手,她雙眼盯著我看了半天,

最後輕輕一嘆道:我沒誤會你,只是……只是,哎!



我們能坐在一起也許就是緣份,你千萬別把我們想歪了。



我心中暗喜,裝模作樣的道:怎會想歪,我一看到你們就知道你們是什麼人。



一時間我們都沒話可說,我起身從行李架上那下礦泉水遞給了她,她輕啜了

口,放在前面桌上,我向她挪了挪,她白了我一眼沒有吱聲,我一時又控制不住

左手環上了她的細腰,心裡確想著要糟糕,出乎意外她只是身子僵硬了下,並沒

掙扎,我心中一喜,靠到她的耳邊耳語道:秀芳姐,你真漂亮,我很喜歡你。



她的左手握住了我環在腰間的手,轉頭對我道:小翔,這樣不好,火車上人

這麼多,你放手好不好。



柔聲軟語使我的慾火更旺,我緊了緊箍在腰間的手臂,向她道:秀芳姐,你

剛才不是說我們有緣嗎,火車上的人都在睡覺,就是有人看到又怕什麼呢。



她的臉紅紅的沒有說話,內心像是在進行劇烈掙扎,我見機不可失,手臂輕

輕一帶,她有些軟弱的倒在了我身上。



我的手在她的腹部輕輕的柔捏著,慢慢的向上移動,手掌托住她左乳,每當

她有不悅的反應時,我就停止了動作,最後我的手握住了她的整個乳房,她的額

頭沁出了汗珠,可並沒反抗。



手掌隔著衣服撫摸著豐挺的乳房,交替的在兩邊捏柔著,肥大的乳房被拉伸

成各種形狀,她的雙頰佈滿紅暈,緊蹙的眉頭讓人看著心憐,隨著我不停的玩弄,

乳峰上那兩粒肉珠逐漸突起,透過乳罩和襯衣輕刺著我的手掌,我用掌心壓住肉

珠,不停的摩擦。



猛的聽見她哼了一聲,抬眼一看,她那緊蹙的眉頭已經舒展開來,開始享受

肉體傳來的快感。



除丈夫外沒被外人享用的肉體,在陌生的撫摸中異常的敏感,感覺到她似乎

難耐的扭動身體,我飛快的收回手,扯開她左腰間紮入裙內的襯衣,手快速的鑽

了進去,等她想阻止時我的時候,手隔著乳罩握上了她的左乳,她無耐的停止了

動作。



捏弄一會後,我把乳罩向上推起,手掌終於我住了那鮮嫩的肉球,可能是結

束哺乳不久吧,她的乳房異常碩大,我的手抓不住半個,只好在兩個肉球上胡捏

亂揉,從底部托住向中間推擠。



在我的挑鬥下,她發出輕微呻吟。



看著她那享受的樣子,我猛地捉住了她的乳珠,使勁拉扯著,她有些吃疼的

扭動著,一絲絲的液體流到了我的指尖,我抽出了手,指尖上粘著白白的液體,

我把指尖移到她眼前,笑著問道:這是什麼?



她害羞的轉過身去,把臉埋進了我的胸前,我還是饒她不過,反轉過她的身

子,把手指伸到自己的鼻前聞聞讚道:好香!



又放道嘴中添添道:好甜!



湊到她耳邊道:謝謝你,秀芳姐,二十年後你又讓我嘗到了母乳的味道,我

現在才明白,為什麼這麼提倡母乳。



看著我一臉壞笑,她伸出手來打了我一拳,臉上充滿了嬌羞。



我借勢推了她一把,讓她的臀部懸空在凳外,她沒有發覺我的用心,反而靠

的更緊了。



我的手再次撫上了她的腹部,在園園的肚臍周圍環繞著,一面說話分扇她的

注意力,一面手指在她裙邊試探著,就在她談興最濃時,颼的一下,插入了她的

裙內,突破裡面的內褲,手掌按住了她整個陰部,而中指已經淺淺的插入了那濕

濕的小屄屄。



她驚的差點叫出聲來,臉色刷白,左手使命的抓住我手。



我則靜靜的不動,我知道擒賊先擒王這個道理,女人即使有千般不願,但只

要你捉住了她最隱蔽最重要的部位,她也就不怎麼反抗了,因為她覺得其它的已

不在重要了,這就是為什麼有人上下其手而不得法,而有人一擊即中的道理了。



果然不久秀芳的手就有所鬆動,她的密出已十分濕潤,滑滑的液體已流到了

陰唇上,我的手指在肉洞裡輕輕的轉著,慢慢的抽出,撫弄著兩片肥厚的大陰唇,

用手指描繪著整個陰部的形狀,密液越流越多,粘的我滿手都是,當我的手指在

頂端的肉珠上不停的揉搓時,她終於鬆開了手,全身柔軟的靠在我身上。



怒漲的肉珠越來越大,我想用指尖壓住,先是四處揉弄,最後用指下壓,逐

漸加大力到,像是要把肉珠壓進肉內似的,她的喘息聲逐漸增大。



隨著逐步的玩弄,手指全部的插進了肉洞,細膩的嫩肉把手指層層纏繞著,

我轉動著手指擠壓著溫暖的嫩肉,無數的柔軟細肉象觸手一樣按摩著我的手指,

前後抽插著手指,感覺到指尖頂著了子宮口處的肉餾,啊!



那就是花心了,手指每輕戳一下,她的身體就不停的抖動,洞內的密液也不

住的往外湧出,我的手掌,她的整個陰部都濕成一片,小小的內褲已濕的粘手,

淫水順著溝道向下流去。她身體不住的在我懷裡扭動,我的肉棒也在她的刺激下

堅挺豎起,隔著裙子頂在她的後臀上,稍微調整了下姿勢,我鬆開了皮帶,抓住

她的右手扯進褲內,把她的手按在暴怒的肉莖上,見她有些畏縮,我俯在她耳邊

調侃道:怎麼,在家中沒對老公做過。



她狠狠的抓住肉棒掐了一下,我疼的悶哼一聲,左手在肉洞中狠狠的攪動起

來。



我們彼此的慰籍著對方,情火越升越高,正在不知如何發洩時,列車員那查

票、查票的高聲叫喊把我們驚的分了開來。



整個車廂的睡意被打破了,大家紛紛起身坐起,我對面的秀絹也坐了起來,

秀芳可能有些累了,叫我過去和妹妹坐在一起,自己躺了下來。



我在秀絹旁邊坐下,順口問了句:秀絹姐睡好了嗎?



她似有似無的恩了聲,我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只見她面現紅暈,低著頭

不知在想什麼。



我的手習慣性的摸上了她的大腿,我很驚異她竟沒拒絕,看到我吃驚的樣子,

她小聲道:你跟姐姐的那樣我怎麼睡得著,希望你不要把我們當成淫蕩的人。



怎麼會,不用你們介紹,就看得出你們都正經的女人,那種老老實實的家庭

主婦。



她用帶著謝意的目光看著我。



車上的人都坐了起來,我也不敢過於放肆,輕撫的手慢慢的摩挲著,一邊有

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她也十分憂慮,不知打工的決定是對是錯,姐妹倆都有和諧的家庭,生活是

很苦,但也餓不死人,這次出來主要是為孩子的將來著想,一想到孩子就什麼也

不怕了,什麼樣的苦和罪都可以忍受,唉!



可憐天下父母心。



對自己的丈夫她沒有什麼埋怨,反而說現在的男人壓力更大,事業成功的男

人畢竟是少數,她們也不想自己的男人壓力太大,現在整天都悶不吭聲,再加壓

別鬧出病來。



我用敬佩的目光看著眼前的少婦,撫摸著的手也縮了回來,現在這樣的女人

真是太少了,更不用說城市中的年輕主婦,至於知識女性中就更沒有了,她們向

男人的索求太多,給男人們的壓力如此之大,使我不禁想那些平凡的男人活的是

多麼辛苦,這些男人和這些家庭是多麼的不幸,而這一切大多都是由於女人的愚

蠢造成的。



望著眼前低頭沉思的妹妹和對面正在小息的姐姐,我的心中緩緩的湧上一團

暖意,老天真是垂青,讓我遇上了外貌嬌媚和心靈如此美好的女孩,這就是所謂

的緣吧,我暗暗的下了決心,一定要把握好這個機遇,讓生命中留下一段永誌難

忘的美麗插曲,讓生命之火盡情燃燒。



晚餐又是老一套,飯後不到一小時,火車就緩緩的進入了廣州站,我們隨著,

望著快要黑了的天,姐妹倆有點不知所措。



我乘機對她倆道:要不在這休息一晚,明早再走,順便也可問問路,現在過

去到那已經很晚,連旅館都不好找。



姐妹倆商量一會終於同意了,我們避開那些沿街拉人的小販,走了大半個鐘

頭,才找到一家旅館。



在廣州這樣的旅館真算貴,我住一個單間,姐妹倆住一兩人間,房間中都有

浴室和空調,我付了錢,姐妹倆沒說什麼。



廣州的天氣比武漢涼爽多了,沖了個涼後我下到底層的院中納涼,考慮著下

一步的行動,看著院外那些廣告和海報,忽然靈機一動有了主意。



半個鐘頭後我敲開了倆姐妹的門,迎面的靛麗景色令我眼前一亮,剛剛浴完

的姐妹花清麗動人,姐姐上著雪白的襯衣,黑黑的乳罩隱隱若現,豐碩的乳房象

要逃出束縛把襯衣頂得老高老高,豔麗的面容上掛著微笑,還帶著水珠的長髮被

束在腦後,是在屋裡的原因吧,粉紅的短裙下沒穿長襪,圓潤的大腿顯得更加白

嫩,細細的纖足上穿著拖鞋;妹妹跪趴在床上看電視,青色的套裙襯托出美好的

曲線,豐滿的大腿上什麼也沒穿,挺拔的臀部翹得高高的。



我定了定神,強裝鎮靜道:秀芳姐,時間還早我們去看電影吧。



她還沒回答妹妹就搶道:好啊!



我們正沒事可做想出去,你在下面等一下,我們就下來。



走在微風習習的馬路上,姐妹倆的風采吸引了不少觀望的人,我望著左右貌

美如花的兩位女人心中充滿了自豪。



進入影院時電影已經開始,摸黑中我們坐在了後排,看電影的人不多,大多

數位置還是空著的,看電影的人也大多是成雙成對的,剛一坐下我的雙手就環上

了兩人的腰,姐妹倆似乎都有種默契並未掙扎,電影是我不喜歡的那種港片,我

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兩姐妹身上,這一刻我忘掉了一切,只想好好享受身旁那美麗

的肉體,我右手輕撫著妹妹的的大腿,不停的摩挲,左手卻從後面插進了姐姐的

裙內,揉捏著姐姐的臀瓣,姐妹倆細小的驚乎淹沒在影院的嘈雜聲中。



由於坐在登上,我的手不能深入,我拍了拍肥肥的臀肉,示意姐姐向前傾翹

起臀部,她向我瞪了一眼,雙手迭在前面的椅上,弓起了身子,我的中指順勢插

進了臀溝,剛淋的浴,臀溝中濕濕的,中指順著臀溝前後的滑動著,指尖不時的

碰到那濕潤的菊蕾,她不停的抖動著,玩弄了一會,總覺得有勁使不上,坐在椅

上的姿勢實在不便,抽出了手指用手撫弄著臀瓣,時而壓攏時而扒開,再很很的

捏掐著臀肉,看著靠在椅上看著電影的妹妹,右手撩起了裙子插進了內褲,用手

分開了大腿,手掌蓋住了整個秘部,掌心壓在兩片肥厚的陰唇上,輕輕的摩擦,

可能是感到我用不上力,妹妹向後靠了靠,使整個前部懸空,大量的淫水潤濕了

我的手掌也順著肉縫流向股溝,我伸出食指插進了肉洞,妹妹的肉洞又緊又淺,

噗一進入就被細嫩肉夾住,前端也頂到了一小肉瘤,立即不停的抽插起來,母指

的尖端向上攀尋找到了陰蒂,揉搓起來,中指則順著淫水下壓住了菊蕾揉弄起來,

三道攻勢的夾擊下,妹妹的嘴裡飄出只有我能聽到的呻吟。



兩手同時工作很累,我抽出了插入姐姐褲內的手,姐姐以異樣和羨慕的眼神

看著慾火難耐的妹妹。



我狠狠的拍了拍她屁股,讓她坐直起來,解開自己的皮帶,把她的小手帶入

握住肉棒,沒等我的催促她就主動的套弄起來,柔軟的掌心輕揉著龜頭,向下緩

緩移動,酥癢的感覺在堅硬的頂端括散,秀芳的動作十分熟練,握住肉棒的手很

輕柔,套弄的使人很舒爽,完全不向新手的生澀。



我不禁的調侃道:秀芳姐真熟練,一定是在家經常做,剛才在火車上還裝樣

騙我。



她的臉紅紅的沒回答,手上卻繼續進行著。



我用左手環著腰,從另一側把手伸進了她的襯衣,由下插入乳罩抓住肥嫩的

乳房,大力的揉捏起來,她馬上就哼出了聲,跟妹妹一樣靠上椅背。



我拔出了玩累的右手,讓妹妹用手撫弄肉袋。



兩人一左一右的服侍我的小弟弟,聰明的妹妹還不時在我的大腿根部和穀溝

中摸索,我的右手也沒閒著,環住妹妹的腰肢,從下面插了進去,立即就抓住了

乳房,我的手上粘滿了她的淫液,弄得她兩乳上都是,抓弄著乳房就像在和泥巴

滑膩異常,我統一了雙手的動作,同時的捉住兩人的乳頭,上下左右的拉扯,同

時抓住兩的肉球,壓捏成各種形狀,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停揉弄,姐妹倆也不停

的交換著我的肉棒和肉袋,兩人的激情越來越高,喘息聲和呻吟聲也越來越大,

身體軟弱無力,慢慢的都斜依到我懷裡。



忘卻羞恥和放開胸懷的女人魅力真是無窮,從未見過的媚像和浪態在她們的

臉上顯露殆盡,很難把她們和良家婦女聯繫起來,這時跟街頭的妓女也沒什麼兩

樣,女人真的都是這樣嗎?



慾望壓倒一切?



影院裡的人沒有注意到這一切,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裡,我們盡情的

享受著,兩人被我擺成了各種姿勢,一時讓兩人弓起身來,從後面玩它們的臀瓣,

在股溝中細細的探索;一時要兩人仰靠在椅上,雙手同時插入兩人的肉洞,抽插

旋轉,有時抽出手來直接抓住雙乳玩弄,再者讓兩人一前一後,同時玩弄兩人的

前部和後部,多種姿勢的玩弄下,兩人密流成河,整個陰部和屁股溝都是濕濕漉

漉的,內褲都像是能擰出水似的,我的雙手也是滑溜溜的。



兩姐妹連叫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在我懷中扭動。



我的高潮也到了頂點,趕忙側身子,掀起秀芳的裙子,一泡熱精全部噴射到

她的大腿上。



我把手上那些粘糊的液體有順勢抹在兩人的大腿上,大家沉靜在激情過後的

餘韻中,誰都不說話,只有電影的音樂在大廳中飄揚。



走在霓虹閃爍的馬路上,大家好像都有些疲倦,姐妹兩人像是有心思而顯的

心不在焉,我從後面環住兩人的手臂,想說些勸慰的話可沒開口,回來的路像是

很漫長,不知走了多久才到了門前,我想進去卻被姐姐攔住,她小聲道:我們要

洗個澡,你也回去衝衝吧。



洗了個澡,看看時間已經九點了,忍住去敲她倆門的衝動,點了根煙靜靜的

坐了下來,也不知是抽第幾根煙的時候聽到了敲門聲,我急忙拉開了門,兩張清

麗的面孔呈現在我眼前,明豔的臉龐在淡淡的燈光下顯的有些妖豔,浴後的水珠

還掛這潔白的臉上。



兩人在沙發上坐下,還沒等我開口,姐姐就對我道:小翔,你是不是覺得我

們有些淫蕩。



不讓我回答她又繼續道:我們出來前就瞭解了情況,外面的打工不容易,你

不給老闆賺一萬人家怎會給你一千,我們沒有什麼技能,怎麼能生存。



她頓了頓有些靦腆的道:我們那有許多小姑娘出去,十分風光,經常寄錢回

來,大家都很羨慕,其實我們都知道她,這次出來前我們也向她們作了瞭解,也

有這個打算。



一時間我們都沒說話,沉默了好一會,她像是下了決心道:小翔,我們總算

有緣,我一直在想,與其給了別人還不如給你。



說完嬌羞的低下了頭,一時間我心中湧上一股感動,走到她們中間坐下,摟

住兩人道:我決不會看不起你們,相反我很敬佩你們,不管什麼原因,你倆有勇

氣出來闖就十分令人敬佩,這個社會人人都難,你們的行為令我感動,謝謝你們

看的起我,讓我們忘掉一切,盡情享受生命賜予我們那最美最動人的激情吧。



我解開姐姐的襯衣,鬆開乳罩,豐滿的雙乳在胸前晃蕩,黑色的短裙被退下,

用手輕托她的臀瓣,拉下內褲,一具充滿曲線美細膩的腰肢,給了她一個火熱的

吻,回轉身來脫妹妹的衣服。



秀芳從背後環住我的腰,兩個肉球緊緊的壓在我的背上,忍著這火熱的刺激,

我迅速的把妹妹剝成白羊。



我摟著兩人走到床前坐下,秀芳溫柔脫著我的襯衫,秀娟一手隔著褲子揉捏

著我的肉棒,一手愛撫著我健壯的肩頭,我的雙手這在姐妹倆的胸前肆虐。



好不容易我們都赤裸了,大家好像不知怎樣進行下一步,我想了想,拉過妹

妹讓她跪在我的腳下,按住她的頭,讓她邦我口交,看她有些遲疑就對她道:

以前沒作過嗎?



你們要到外面去,這種事一定會碰到,比這還難的都有,所以想叫你們先有

個準備,如果你們覺得難那不作也行,我沒別的意思。



秀娟沒再猶豫,握住肉棒張嘴含了進去,肉棒感覺被一個狹小的腔室包裹著,

纖纖的細舌在輕輕的環繞著,那不熟練的動作讓人刺激非凡,我慢慢的聳動著,

緩緩的進入她的喉嚨,她則不停的吸允著。



看著旁邊閒坐的姐姐,我一把扯過她,讓她弓起屁股,秀芳的股溝很深,圓

圓的屁股夾的很緊,從後面竟然什麼也看不到,我拍拍那兩塊肥肉,讓她分開雙

腿,肥厚的肉唇和褐色的菊蕾露了出來,淋浴後滿是水漬,手指在雙唇上不停的

滑動,時而衝到前面在肉珠戳動,時而鑽入洞內前後抽插,沒一會淫水流了滿手,

滴滴的淫水灑落在雪白的床單上,弄了不久就抽出手指,用滿是淫水的指尖在菊

蕾周圍揉動,秀芳有些害怕向前逃避,我左手抓住她的大腿,不讓她移動對她道

:秀芳姐,你別怕,沒什麼的,我會很溫柔的。



說完手指就插入了她的菊蕾,由於水很多,她並不感到疼痛,但緊張的心情

使得她把我的手指緊緊夾住,我不停的轉著圈子開發著她那處女菊洞,慢慢的已

是盡根而沒。



兩女大聲的呻吟著,我的肉棒越來越壯大,差點就射進了秀娟的口裡,我迅

速的抽出肉棒從後面插入姐姐的蜜洞,剛一插入就瘋狂的抽插起來,左手拉起妹

妹讓她從後抱住我的腰,滑滑的乳房貼在了我的背上,我的慾望被進一步的觸發,

胯部撞擊在雙腿上的聲音劈啪作響,由於在影院中放了一次,我的後勁十足。



後背的姿勢使我經常滑出槍膛,幾次後我改變了方向,右手握住肉棒,用龜

頭在她的菊蕾上滑動,左手扣住她的細腰,微微使勁龜頭滑入了她的後庭,秀芳

大聲的喘息著,緊密的腔室夾的我的肉棒不能移動,我在她的臀上輕拍著,讓她

放鬆,最後肉棒全部沒入了菊蕾,慢慢的秀芳也適應了,我開始抽動起來,後庭

和蜜道真是不可同日而語,其緊密的程度,讓肉棒的每次移動都充滿了酸麻感,

害怕高潮的提前來臨我放慢了速度,可是秀娟卻壞壞的在背後推動起來,我回手

狠狠的拍打她的肥臀,抽出肉棒躺了下來,讓秀芳騎在上面,肉棒從下刺穿她的

淫洞,同時拉過秀娟讓她騎在胸上,雙手分開她的臀瓣,右手中指立即就刺入她

的洞內,一進入就左勾右突的大力攪動起來,秀娟淫蕩的扭動屁股,這小妮子可

真夠浪下面的秀娟也上下起伏著,這種姿勢最易深入,粗大的龜頭頂到了她的子

宮口,一團軟肉在龜頭上揉動,秀芳也浪聲的叫了起來,每次的插入都頂在嫩肉

上,秀芳被刺激的有些受不了,抬起臀部後遲遲不敢落下,我猛的大力拍打她的

臀部,她吃力不住重重的落了下來,肉棒刺進了她的最深處,她發出的大聲的嗥

叫。



看著眼前的屁股在淫蕩的擺動,我抽出手指直接的插入了褐色的菊蕾,妹妹

也發出了驚天大叫,夾緊的屁股想向上逃被我緊緊扣住,讓她適應了一會我的手

指開始抽動起來。



兇猛的淫水流濕我的胸膛,透過上下起伏的屁股縫,我看到被我頂的外翻的

姐姐的肉唇,隨著肉棒的進出,粉嫩的肉唇不停的翻出翻進,淫靡的景色使我腰

部傳來陣陣的酸麻,我讓姐妹換了個位置,肉棒頂進了妹妹的淫洞,拉住姐姐的

頭髮,讓她俯在我的頭前,咬住那紫漲乳頭吸允著。



我不停的抽插,不停的聳動,嘴在雙乳上瘋狂的嘶咬,大量的體力消耗,使

得姐妹倆有些力乏,妹妹動了一陣後軟軟的倒在床上。



我拉起姐姐坐了起來,讓她跪在床上,雙腿環住她的細腰,讓她雙手夾住乳

房作起乳交來,粗黑的龜頭在她乳間時隱時現,柔柔的乳肉摩挲的我的肉棒舒爽

不已,我拽過妹妹的雙腿讓加入姐姐的行列,按著她的頭讓她吸允在雪白肉體中

進出的龜頭,姐妹倆用乳和嘴不停的伺候我的肉棒,汗水和唾液把我的肉棒弄得

濕潤不堪。



經過短暫的休息後,我讓姐妹倆迭在一起,插入上面姐姐的洞內開始新一輪

的抽插,肉棒在姐妹倆的四個洞內輪流抽動,幹的她倆不停的哀鳴,妹妹的菊蕾

更加緊湊,粗大的龜頭把褐色的褶皺漲得舒展開來,軟肉緊箍著肉棒使我差點射

了出來。



在這異鄉的旅館裡在這禁忌的環境下,兩女一男忘掉了一切,盡情的享受著

生命的激情,讓慾望之火在心中燃燒。



最後的時刻終於來臨,我讓兩人跪臥在床邊,從身後插入姐姐,在兩人間輪

番的攻擊起來,最後獨攻姐姐的蜜洞,同時又拉過妹妹,讓她貼在姐姐的臀上,

插差一陣後抽出肉棒,插入妹妹的嘴裡,在姐妹的肉洞和小嘴中輪流抽動,陣陣

的酸麻不住傳來,我強忍衝動抽了出來,再狠狠的塞進姐姐的菊蕾,使勁全身力

量一插到底,腹部重重的壓在她臀部上,猛烈的發射出來。



我也疲倦的壓在她的背上,久久才拔出,肛門中湧出的精液濺到妹妹的嘴唇

上,淫靡的情景刺人心扉,我把肉棒在軟癱的妹妹臉上擦拭乾淨,倒在床上不能

動彈。